苏落坐在马车上, 他刚刚拜为师尊的柳碧霄则赶着马车。

    一路上他们走着热闹的官道, 苏落听着马车转入了一条僻静的道路, 嘈杂的脚步还有车轮声渐渐远去,掀开车帘,外面的景色也变得越来越幽深, 道路也窄了不少,树木不再像之前那种挺拔笔直,而是各种怪异弯曲的形状, 那些光秃秃的树枝伸到道路中来,不断地划蹭着马车。

    若不是苏落及时的缩回马车,自己一张小脸差点就被肆意生长的树枝划伤破相。

    “掌门,咱们这是去哪儿啊, 这里……有些恐怖啊。”

    娘的, 把自己带到这里来是想干什么,不会是对自己的资质不满意,想要把自己抛弃在这荒山野岭吧。

    柳碧霄磁性的声音隔着车帘传过来,“你资质平庸,即便是有我的亲自‘教导’,即便是你寿终正寝, 也无法突破练气, 更别说长生了。”

    教导……为何听着柳碧霄说的这么别扭。

    “掌门有话好好说,即便我不能到练气, 但是我也可以帮着掌门洗洗衣服,整理整理房间啊……千万别冲动……”

    柳碧霄甩动的缰绳一愣, 嘴角抽搐了一下,感觉有些头疼,声音不自觉的沉了下来,说道,“你以为我想要把你扔在这里?”

    难道不是吗,撇撇嘴,苏落说道,“弟子愚钝,还请掌门示下。”

    柳碧霄叹了口气,可是听着苏落软糯的语调眼角却微微的弯着,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道,“这里是西南群山,翻过了这座山,有一座黑羽山,山上有一条黑龙,那条黑龙作恶多端,但是黑龙心却是增加灵气的佳品。你,明白了吗。”

    苏落好学的点点头,说道,“掌门这是要为民除害。”

    柳碧霄,“……”

    感觉到马车突然停止,苏落也惊觉自己开玩笑有些过了头,现在自己可是徒弟,“师尊”为了自己修为费心费力,自己再调侃有些大大的不妥和不敬。

    “掌门息怒,弟子明白掌门的苦心,只是担心掌门为了弟子耗费心神。”

    马车又重新了走了起来,就当苏落微微松口气,就听柳碧霄幽幽的说道,“耗不耗费心神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真是一个别扭的人。

    马车在山道上慢慢的走着,柳碧霄也不着急,直到傍晚,两人才翻过了这座山,看样子今日事到不了黑羽山了。

    山下有座小城,马车进了城门,让苏落没想到的是这座小城居然还挺繁华,即便是夜幕降临,街道上也是人来人往。

    柳碧霄从马车上下来,牵着马匹走着,“今日我们就住在这里。”

    两人来到了一个客栈,安置好马车,打算要两间上房,却被掌柜的告知已经只剩一间房间,没得挑选。

    苏落心里咯噔一下,自己不会要和柳碧霄住一间房吧,抬眼偷偷看了看柳碧霄,只见柳碧霄神情虽然还是一副沉着的样子,但是眼中也有些惊讶。

    “掌门,我们换个地方吧。”

    柳碧霄像是猛然回过神,眼神有些微的慌乱,点点头,嗯了一声。

    两人抬脚刚想走,就听掌柜的说道,“两位就算是找遍了我们寒城,也找不到能腾出两间客房的客栈了。这几日是我们寒城有名的寒节,各地的游客都汇集在寒城,就是为了祈求寒神实现自己的心愿。现在天色已晚,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客栈啦。”

    寒城!

    这不是小姑娘的家乡吗,苏落一惊,她寄居在小姑娘体内这十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昏睡,所以对于寒城并没有多少印象,只知道小姑娘的家叫做寒城,没想到转了一圈,居然又转了回来。

    “掌门我知道哪里有住的地方。”

    苏落拉着柳碧霄走出了客栈,那掌柜的本想做成这笔生意,谁知道两人听完不以为然,还离开了,急的掌柜的在后面喊道,“哎,哎,你们就不怕晚上睡大街吗?这间房我给你们便宜点!”

    苏落向后一挥手,道,“多谢,还是留给其他的游客吧。”

    柳碧霄被苏落拉扯着衣袖,街道上人流如织,柳碧霄低头一看,衣袖从苏落的手中已经滑落了一半,再过一会,就会被人流彻底挤散。

    柳碧霄反手一握,在马上握到苏落手腕的时候又松了松,改成了抓住衣袖。

    苏落感觉自己手上重量一遍,回头一看柳碧霄正捏着自己的衣袖有些紧张无措,“掌门别怕,马上就到了。”

    别怕……

    柳碧霄心神一荡,便更加由着苏落抓着自己,逆着人流前行。

    这一次,自己绝不会放手,即便是与世人相反而行,但是只要回头,自己就永远都在师尊的身后……

    苏落凭着记忆,拐入了巷子,又左右转了几次终于来到了一座府邸之前。

    小姑娘之前家中虽然优渥,但不过只能算是小门小户,家中也只是一个两进的院子,府门也不气派,只是简单的两扇木门,上面一副牌匾写着“苏府”二字。

    苏落冲着柳碧霄笑了笑,敲响了门口的铜环。

    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之后,门内传来“谁呀”的询问声,大门也随之被打开。

    “小姐?!”

    开门的正是小姑娘之前的丫鬟小云,见到苏落回来,小云先是激动了一番,眼眶也红了,苏落见不惯人落泪,急忙让她引着自己和柳碧霄进去。

    小姑娘也姓苏,叫什么苏落也已经忘了,屋内的小姑娘父母见到苏落来,除了诧异更多的是欣喜和激动,“我儿”,“我儿”的叫着,叫的苏落也有些感动。

    柳碧霄站在一旁,看着苏落被大家围在中间,嘘寒问暖,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一抹笑容,若是以后,自己和师尊也生几个孩子……

    刚想到这里,柳碧霄就感觉到苏落投来视线,心中一紧,还以为自己的想法被苏落看穿,不过苏落只是看了他一眼,就给苏父苏母介绍起来。

    “父亲,母亲,这是天命山的柳掌门,也是现在女儿的师尊,师尊待我极好,这次下山历练,还特意准许女儿回家探望二老。”

    一听是女儿的师尊,苏父苏母连忙请柳碧霄上座,又吩咐厨房备好了一桌的酒菜。

    苏落吃完了饭,就虽丫鬟去了闺房,而柳碧霄而被热情的苏父拉着多喝了几杯,柳碧霄酒量不错,喝了几杯丝毫没有任何反应。

    直到苏落被丫鬟笑嘻嘻的推出来,柳碧霄觉得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柳碧霄只见过苏落穿仙袍的样子,如今穿了一件水红色的长裙,逶迤拖地,头发绾成一个俏皮的发髻,上面只是简单的插着几个素雅的簪子,但是整个人却像是蒙上了一层光彩。

    苏落低着头,还有些不好意思。

    苏父苏母欣慰的点点头,又对了对眼神,“今晚有灯会,你们出去转一转吧。”

    苏落和柳碧霄出了门口,此时就连巷子内都热闹了起来,两人俩到街上,苏落买了一盏花灯,也拿在手中,本想问问柳碧霄好不好看,结果自己身边全是陌生人,苏落一惊,连忙回头,在人海之中,苏落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绝尘出色的青年。

    眼前有什么场景重合,原来小姑娘那年见到了仙尊就是柳碧霄。

    柳碧霄……还真是有缘啊,自己两次都是为了他而去的天命山,兜兜转转根本就逃不开。

    第二天就是寒节了,苏落带着柳碧霄告别了恋恋不舍的苏父苏母,并承诺之后肯定会再来看望他们,两人出了城门,却发现城中的居民居然也都出了城,方向居然和两人一样,都是前往黑羽山。

    苏落问了问身旁的一个大婶,原来寒节就是要前往黑羽山祈福许愿,传说黑羽山住着神仙,极其灵验,不过由于信众众多,所以每年这在这一天接受供奉。

    柳碧霄目光沉重,望了望不断冒着黑气的黑羽山。

    神仙?灵验?

    柳碧霄嗤笑一声,看来这条妖龙妄图接受供奉,强行成仙。

    这下想走快也走不快了,走了半日,才来到了黑羽山山腰,山腰之处有一座石头搭建的庙宇,里面只有一尊身姿飘逸的神像,看长相比柳碧霄还要仙气的多了。

    众人纷纷跪地相拜,柳碧霄祭出屏障,遮挡了自己和苏落的气息,不一会的功夫,就见那神像之中冒出一股黑气,黑气在空中转了几圈,似乎在挑选什么,终于在一位信众上面停了下来,一个黑色的鳞片掉在了他的手里。

    “选到我了,选到我了!!”

    那人激动万分,身旁的人则对他投去既羡慕又嫉妒的目光。

    那人兴冲冲的起身,转入了神像之后的偏殿,而没有被选中的人们则失望的离开。

    柳碧霄带着苏落悄无声息的跟了过去,偏殿之中空空荡荡,那股黑气也跟随着飘了过来,不一会就形成了一个和神像外貌相差无二的男子。

    那人见神仙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前,更是激动的跪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哆哆嗦嗦的说出自己的愿望,男子高深的一笑,用眼睛睨着那人,倒真有一股浑然天成的仙资。

    “我可以实现你的愿望,只不过……要有代价的,你愿意吗。”

    那人磕头如捣蒜,“我愿意,我愿……”

    可还未说完,眼前的男子突然化身成一条黑龙,一口就把那人吞了进去。

    原来黑羽山的妖龙虽然想要成仙,但是他一无功劳,二无灵气,虽然享受着凡人的香火,但是并不能汲取几分,每年需要吃掉几个凡人来保持自己的修为。

    苏落看了看柳碧霄,都已经把人吃了,再不动手,就迟了。

    “掌门,为何不动手?”

    再等一等,柳碧霄皱着眉,紧紧的盯着妖龙的后背,就见妖龙吃下了男人,尾部七寸的地方突然发出一道红光,似乎在厚厚的龙鳞之下,有什么隐藏在那里。

    找到了。

    柳碧霄眉头一松,跳出屏障,不等妖龙反应过来,一剑次在了妖龙的尾部,妖龙嘶嚎不断,只是尾部被柳碧霄钉在了地上,不管怎么挣扎都无法挣脱。

    柳碧霄手中一用力,围绕着发光之处剜了一个大洞。

    一个发着红光的圆球就掉了出来。

    妖丹!!!

    但凡妖物体内都有一枚妖丹,只是妖丹的位置并不是固定,一般都是藏在自己最隐秘的地方,一旦妖丹被剜出,妖物就会失去所有法力,不久就会死亡。

    那黑龙妖丹被柳碧霄剜出,瞬间就没了御空逃跑的能力,本在悬在半空的身子也轰然倒地,震的整个庙宇都跟着震动,屋顶开始有碎石掉下,四周的石柱也开始裂痕。

    看来并不完全因为震荡所致,这做庙宇也是妖龙法力所化,如今本主都没了法力,这个庙宇也没了支撑的根本,随时都会倒塌下来。

    柳碧霄一手拿着血糊糊的妖丹,一手轻轻握住苏落的手,柔声道,“别怕,有我在。”

    苏落本想说谁怕了,但是抬头看到柳碧霄那柔情似水的双眸,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又被她生生咽了下去,如同着魔般,愣愣的点点头,“掌门真好……”

    柳碧霄一愣,旋即手下微微一用力,把苏落往自己怀里一带,另一只手一剑劈开了妖龙后颈处的一片龙鳞,和妖丹一起,抓在了手中,丝毫不在血糊腥臭的龙血沾到了自己身上。

    庙宇轰然倒塌,在飞扬的尘埃之中,苏落毫发无损的被柳碧霄搂着腰身,轻轻的落在了一边。

    妖丹被柳碧霄送去丹方,炼制增强灵根的丹药,而那一块妖龙的后颈肉,苏落却一直不知道柳碧霄想干什么。

    “掌门,你要的茶来了。”

    苏落推开房间门,发现柳碧霄正打开一个精致的木盒。

    “你过来。”

    柳碧霄丝毫没有掩藏的打算,反而大方的叫过苏落,“你认得这是什么吗?”

    苏落抬着脚往前一凑,就见木盒之中全是黑龙鳞,满满的一盒。

    “黑龙鳞?”

    苏落想起来了,丹青当初给过自己一片,说是可以抵挡五次天罚之咒,只是用了三次就不管用了。

    “没错,师尊身患顽疾,只有黑龙鳞才能缓解,这些年来我一直从未停止寻找,只是为了师尊回来的那一天能用上。”

    “师祖她不是……”

    苏落没想到柳碧霄如此有心,亲眼见到自己死了,居然还收集了这么多的黑龙鳞。黑龙本就不多,而且仙派有规定,只能斩杀作恶的妖龙,真正修仙的龙是不能伤,这么算来柳碧霄得走了多少地方,才能找到作恶的黑龙。

    “我相信师尊回回来的。”

    柳碧霄合上木盒,慢慢的转过视线,轻柔的看着苏落。

    师尊,已经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柑柑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书)我让魔道男主成了正道翘楚》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书)我让魔道男主成了正道翘楚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