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类别:仙侠玄幻 作者:苏弥烟 书名:世子夫人[综武侠]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教训了南王府的人,用身为皇帝应有的手段让“乱党”明白什么叫有数后, 赵佑云成全了叶孤城的心思。

    受到身份的限制, 赵佑云的名字从未在江湖响起过, 但这并不妨碍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剑着。

    同为剑者,赵佑云觉得他能理解叶孤城的想法。

    于是, 在其他人都不赞同,甚至希望直接就此收押叶孤城而不是放对方去跟西门吹雪决战的时候,赵佑云将叶孤城的剑还给了对方。

    来到叶孤城的面前, 在身边警惕而不安的注视下, 心情甚至显得有些闲适的赵佑云轻弯了下眼睛, 将剑递给了对方,“去做你想做的事情吧。”

    迎着叶孤城望过来的视线, 赵佑云轻眨了下眼, “虽然你们擅自使用了我的屋顶, 但其实, 我也很期待你与西门吹雪之间的对决。”

    叶孤城:“……”

    接过剑,挺直了背脊, 从见到赵佑云开始表情就没发生过变化的叶孤城对赵佑云轻点了下头, 随后转身就走。

    在赵佑云的示意下, 原本围着他的众多侍卫,让到了一边。

    众人目送着叶孤城离开,去赴一场必死的决斗。

    站在原地, 看着叶孤城逐渐远去的背影,赵佑云眯了眯眼睛, 突然感叹了一声,“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可惜,可惜,着实可惜。”

    耳聪目明的叶孤城自然听到了赵佑云的这一声低叹,他往前走的脚步突然顿了下,随后又恢复了原本的节奏。

    这一变化,及其细微,细微得他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没有听到赵佑云那一声意有所指的感叹,也仿佛未曾后悔过自己的所作所为。

    一边的赵佑横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没有就赵佑云这番话说什么,而是极力的降低了自己的存在感,将所有露面的机会都让给了陆小凤,只求赵佑云不要注意到他,然后又将烂摊子交给他收拾。

    比起收拾烂摊子,他更愿意去跟方应看、高力士之流斗智斗勇。

    然而,赵佑横的想法注定无法实现,赵佑云不但注意到了陆小凤的存在,更关注的却是只想过来露个面就去逮端木蓉的赵佑横。

    夸赞并奖赏了陆小凤同时打发了对方以后,赵佑云留下了赵佑横。

    就像一个拿到玩具后急于同伙伴分享的小孩子一般,赵佑云兴致勃勃与对方商量南王府倒下以后,他们该如何处理南王府留下来的势力。

    “阿九,今天我心情特别好,我们来聊聊吧。”

    赵佑横:“……”不想,我真的不想和你聊。

    …

    赵佑横提醒了端木蓉,让端木蓉与叶英得以及时赶到了紫禁城,然而他却因为被赵佑云留下,而无缘得见西门吹雪与叶孤城之间的决战。

    端木蓉到达的时候,左右环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赵佑横的存在,但是她也不知道,自顾自的给赵佑横找了能解释得同他不在场的理由后,连查证都懒得去做的她便跟叶英找了一个视角良好的位置站着,静待叶孤城同西门吹雪之间的对决。

    被赵佑云拖着不放的赵佑横:……

    月上中天之时,叶孤城倒提着长剑走来,来到了原本与西门吹雪约战的地方。

    “你来了?”

    “我来了。”

    “你早该来了。”

    “所以我来了。”

    “你不诚。”

    手持长剑,西门吹雪目光复杂的看着面色白得如这月色一般的叶孤城,“我很可惜。”

    未见其人,但闻其名。

    他一直将叶孤城当做此世最大的对手,只可惜不同于因为玉罗刹的存在而只需要在意“剑”的西门吹雪,叶孤城有太多太多除了剑外还需要去在意的东西。

    时也,命也。

    着实可惜。

    叶孤城:“……”视线触及到西门吹雪眸底的“惋惜”,他忍不住轻勾了唇,难得的对西门吹雪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坦然承认,“是,我不诚。”

    抛却心中所有的杂念,叶孤城握紧手中的长剑,抬眸看向西门吹雪,“我叶孤城,能与君一战,死而无憾。”

    “我,亦然。”

    皓月当空,两柄绝世的剑在相互碰撞。

    其中一柄,就此陨落。

    另外一柄,成就剑神之名。

    端木蓉仰着头,用指腹不自觉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虽然有些难过,但是又有一种意料之中的感觉?”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落泪,只是看到那两柄剑在皓月下交错的时候,心下有感而已。

    似乎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然而又似乎就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无法言语,也无法描述自己的心中的感觉,端木蓉也只能擦干眼泪,在被赵佑云折腾了一番的赵佑横过来找她的时候,不待对方计较她最近忽略了他的行为,端木蓉先一步扑入赵佑横的怀抱,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赵佑横:“……”

    无论过去多少年,哪怕如今已经成长为了一个眼神,就能将手下小兵吓得心惊胆战的天策府上将,赵佑横面对说哭就哭的端木蓉的时候,也仍旧会有一种手足无措之感。

    满脸无奈的赵佑横揉了揉头,待得从一边的叶英口中猜出端木蓉哭泣的原因以后,赵佑横不免有些哭笑不得,“就这,也值得你哭吗?”

    “不值得。”死死的搂住赵佑横的腰,端木蓉摇了摇头,“我只是想哭而已。”

    是的,她就只是想哭而已。

    赵佑横:“……”行吧,你想哭就哭。

    无话可说的赵佑横抱着端木蓉,任由对方在他怀里哭了个痛快。

    待得一切结束,不该在紫禁城留下来的人都离开,就连叶英都同陆小凤先一步离开以后,端木蓉也终于止住了哭泣。

    亲眼见到一柄剑陨落的难过,已经渐渐消散。

    见证着一柄剑成神的怅然,同样也已得到了缓解。

    心情平复下来的端木蓉退出赵佑横的怀抱,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对赵佑横扬起了灿烂的笑脸,“阿九,我发现了一件事。”

    即使被端木蓉浪费了时间,以至于被赵佑云安排了任务的他今晚回去以后,说不定要熬夜,赵佑横在面对端木蓉的时候也仍旧一如既往的耐心。

    “恩?你发现了什么?”

    看着赵佑横,端木蓉一字一顿的说道,“人生那么短暂,且行且珍惜。”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①

    一路遇到的人最终都会离开她的身边,唯有赵佑横会与她“生同衾,死同穴”……所以要且行且珍惜。

    擦了擦眼角滑落出来的泪珠,端木蓉仰着头,对赵佑横笑得灿烂而又迷人。

    仿佛意料到端木蓉接下来将要说什么样的话,赵佑横难得有些不自在的偏了偏头,“怎么,突然说这样的话?”

    “想说就说,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笑着将端木蓉搂在了怀中,赵佑横捧着对方的脸,与对方唇齿交缠,也将端木蓉想说的话尽皆吞咽入了肚中。

    “何其有幸,与你相遇。”

    “我也是。”

    ………

    受到端木蓉的影响,赵佑横虽然心理上仍旧有着问题,然而却没有那么疯狂,仿佛时刻准备拖着这个世界一起去死。

    同太平王之间的关系,赵佑横与之仍旧维持着“相顾无言”的状态,却达不到想致对方去死的地步。

    本该成为他敌人的皇帝赵佑云,在与他不对付的多年以后,却与他成为了某种程度上的“损友”,两人之间的日常除了坑对方,就是致力于坑对方。

    至于身为故事的主角,却总没有多少存在感的陆小凤,他自然是继续着“凡是被他招惹到的麻烦都能被其轻易解决,但总有势力为之倒霉”的故事。

    眼盲心不盲的花满楼也往往的会静坐在小楼中,听一朵花开的声音,感受着世间的美好,静待每一个踏入小楼向他寻求帮助的人。

    当然,每当陆小凤过来找他的时候,花满楼往往会将自己特意酿造的酒水拿出来,招待陆小凤。

    有酒,有陆小凤,还有陆小凤的故事,当然……更有陆小凤永远解决不了的麻烦。

    快哉,快哉。

    …

    端木蓉同赵佑横成亲的那一天,收到请柬的唐烟和唐影没有来,却基于曾经的金钱关系,给端木蓉送了礼物。

    当然,同样收到请柬的李寻欢也没有来,然而他却是因为林诗音想要与他解除婚约而完全没有心思来参加婚宴。

    两个人的故事,不需要第三个人。

    林诗音选择了退出,将舞台让给了龙啸云和李寻欢。

    果断抽身退出后,不待龙啸云和李寻欢反应过来,林诗音带着自己能带东西,以及自己能够带的人,在李寻欢大哥的掩护下,离开了京都,去了更加广阔的地方进行自己的生活,不再陷于龙啸云同李寻欢之间。

    至于龙啸云同李寻欢之间因为她的离开而出现的种种风波,都已经同已经离开的林诗音没有任何关系了。

    当知道林诗音的做法的时候,作为唯一将三人之间的纠葛尽收眼底的存在,端木蓉不免为林诗音的果断感到了满意,甚至在李寻欢与龙啸云致力于找到林诗音的时候,她还顺便帮了差点招架不住两人的李寻欢大哥一把,将林诗音的动向藏得更深。

    因为端木穹作为杭州知府不能随意离开杭州,前来京都参加婚宴的只有邀月,当然邀月上京都来,也是顺便来问问裴元什么时候娶她的妹妹——真的只是“顺便”而已。

    因为女儿有花无缺就足够,完全不在乎她将离开多久,所以邀月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上女儿,嫌麻烦的邀月直接孤身一人上路。

    谁知道,在上京的路上,邀月碰到了突然跑到她面前来胡言乱语,说什么“就算你以我儿子作为威胁,我也不会爱上你这个坏女人”的江枫。

    完全闹不懂对方为什么突然跑到她面前发疯,但并不妨碍她教对方的做人,并再次让燕南天为移花宫服务的年限又往后延长了好多年。

    事后,知道这件事的端木穹私底下,暗戳戳的给江家使了几个绊子,让江家充分明白管理不好自家的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心中有数的江家人连忙强硬的限制了江枫的自由,避免对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江家招惹麻烦。

    婚礼过后,端木蓉同赵佑横之间的相处并没有什么变化。

    非要说的话,那便是赵佑横逐渐不在端木蓉之间伪装,在“赵佑横”与“宫九”这两个身份之间的转换越来越自然顺畅,让端木蓉充分明白——画风时刻在发生变化的赵佑横究竟有多变态。

    ——不愧是曾经将西门吹雪恶心吐了的存在!

    婚后才发现了赵佑横的真面目,端木蓉能怎么办呢?

    退货?

    她敢退,赵佑横就敢关她小黑屋!

    更何况,赵佑横在正常的时候真的就像一只时刻需要人摸摸头、挠挠肚子的大猫,乖得让人爱不释手……真的要退货的话,她也有些舍不得。

    所以能怎么办呢?只能将就着继续过下去呗。

    江湖的水从来停止过流动,属于江湖的故事也一直在继续。

    端木蓉同赵佑横之间的故事……自然也在继续。

    至于端木蓉何时能够与露出真面目的赵佑横合离,这是一个端木蓉婚后每天被赵佑横刺激得不知作何表情而思考,然而却又始终无法得到解决的问题。

    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年少不知事的她曾经想过自己是否有“宫斗”的命。

    但是,她想要的其实不是这样的“宫斗”。

    ——自从成为了世子夫人,今天的端木蓉也在思考自己合离成功的可行性。

    【完】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世子夫人[综武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世子夫人[综武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