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类别:游戏人生 作者:天泽时若 书名:从桌游开始[无限]
添加书签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   投票推荐   打开书架
    门外是慕友棠和看门人小犹。

    顾景盛挥了挥手:“咱们这是又……见面了?”

    小犹基本没有表情,否则顾景盛怀疑她会看见一张“怎么总是你”的包子萝莉脸。

    [发件人:欢乐桌游

    经检测,[世界之果的钥匙]已销毁,游戏主线更新,系统数据整合中,请两位参与者耐心等待。]

    慕友棠看了眼手机上的短信——或许是在游戏里待了太久,他的头发略有些长,微微遮住了脸颊的轮廓,清澈的目光在“销毁”上额外停留了一瞬,俊秀的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个温柔至极的微笑。

    清泉与溪流。

    早晨的鲜花沾上了一滴露水。

    绿冠如云的树木在盛夏投下了清凉的浓荫。

    休憩的游鱼甩动着自己的尾巴。

    林风吹过竹林,那片萧疏声渐行渐近……

    在那么一瞬间,顾景盛感觉对面的人身上有光。

    ——情绪在欺骗眼睛。

    顾景盛忽然轻声道:“我还记得六点之前的乡村旅店。”

    那一刻,她在慕友棠身上看见的,除了死亡与生机之外,还有规则与非规则的冲突,以及自律的理性与毫无根据的混乱。

    他遵守游戏规则,待人友善,但又不知疲倦的淘汰着反派阵营里的危险份子——这就是规则与非规则的冲突。

    类似[利奥的提问]要求回答者必须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慕友棠没有选择理性,而是让自己的情感主导了答案,所以“人类不会毁灭”就是他埋藏在灵魂深处毫无根据的混乱——慕友棠喜爱着人类,发自内心的相信着人类的未来。

    小犹:“[正与反的对决]已经落幕,在乌拉诺斯第一百次回归自己的王座之前,[欢乐桌游]不会重新孕育类似的游戏。”

    似乎有什么特殊的力量按下了“开关”,顾景盛有那么一瞬间再次看见了慕友棠的本质——灵魂中停滞的时光开始了新的流动,无数的矛盾被依次抚平,他终于获得了平静。

    慕友棠曾经暗示过顾景盛,某些游戏,在人选确定的情况下,就已经可以判断出最后的结果。

    他否认自己在赌运气——慕友棠所相信的,愿意孤注一掷的,是那些更加深沉的情感,是无端的惆怅与怦然心动,是徘徊在灵魂里的非理性。

    是爱。

    顾景盛笑了一下,似乎有很多时候,他们都在不断揣测对方的真实意图,他们也每次都能得到正确的答案。

    慕友棠看见顾景盛向自己走来,伸手按在了他的后颈上,微微用力——

    [发件人:欢乐桌游

    数据更新期间,请各位参与者自我规范,文明游戏,拒绝不当行为。]

    “……”

    顾景盛深呼吸,冷静了一下:“有个问题我始终想不明白——这个破游戏是怎么运营到现在还没彻底倒闭的?!”

    慕友棠握住她的手,声音带着笑意,仿佛是刚出锅的热乎麦芽糖:“你别生气。”

    顾景盛瞥了他一眼:“慕先生心怀宽广,自然不在意。”

    慕友棠:“……我对系统感到十分愤怒。”

    看着新的短信,顾景盛现在深觉遗憾,她怀疑[欢乐桌游]的行为限制标准是从某文学网那边直接复制粘贴过来的。

    在没人搭讪的时候,小犹一直保持着安静,看上去像极了一个没同事也没下班时间的看门人,顾景盛闲着也是闲着,主动道:“乌拉诺斯指的是天王星吧,之前系统也用过30799.095个地球日的说法,正好与天王星的公转周期相等,一百次就是一百个天王星年,换算成地球时间,差不多是八千四百年?”

    小犹:“这短暂的一瞬稍纵即逝。”

    顾景盛看她没有否认,松了口气,露出放心的表情,“别担心,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以人类作死的本能,应该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

    小犹看了顾景盛一眼,可能是在嫌弃她一直抓不住重点。

    横竖系统还在更新数据,顾景盛好奇道:“不过乌拉诺斯是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欢乐桌游]在设计背景的时候,是综合了多种神话传说?”

    如果能表达情绪的话,小犹一定会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她的外形像是一个年幼的女孩,但目光中却带着更加古老的韵味:“你怎么知道不同的神话不是对同一段历史的反复描述?”

    比如大洪水,在玛雅圣书,苏美尔的泥板书,以及《山海经》中都有类似的记录。

    顾景盛眨了眨眼:“咦?”

    小犹:“除了历史,还包括预言。”看着两名参与者,点到即止,“在不同文明的衡量标准中,时间的概念是不一样的。”

    顾景盛目光微微一凝,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又有些不解:“我没有打开潘多拉的盒子。”

    小犹半闭着眼睛,看起来像极了一个萝莉版的三头身神棍:“所以预言只是预言。”

    慕友棠微笑道:“虚拟世界是真实世界的未来,但未来不会永远像系统计算出来的那样。”

    ——在钥匙被销毁的那刻,在顾景盛获得主线游戏的参与资格的时候,当陨石从天空落下,当某个个体下定了决心,人类的轨迹就脱离了未知力量的判断。

    在等待的时间里,顾景盛感觉自己视力开始出现问题,然后变得越发严重,她看着自己的周围,那些曾经见过的场景逐渐变得陌生,仿佛是第一次观察到一般。

    场景没变,是她看问题的角度变了。

    慕友棠那边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从高维俯瞰低维。

    这是一种不可名状的特殊感觉,顾景盛甚至同时看见了一秒前与一秒后的慕友棠,所有的一切都变得奇妙起来,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注意力,以免彻底迷失在未知的世界。

    整个空间中,只有小犹没产生任何变化,还附赠了贴心解说:“你们曾经与[世界之果]靠的太近,必然会受到它的影响。”

    顾景盛露出一个古怪的神情:“离得太近都会受到影响,那万一我真的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

    从小犹的沉默里,顾景盛清晰得解读出了狗系统不怀好意的深层次含义。

    也许是意识到了什么,小犹又补充了一句:“作为主线游戏的参与者,你们离开后,可以解除只能在虚拟世界或者真实世界活动的设定。”

    顾景盛:“那root权限是什么意思?”

    小犹同样做出了答复——root类似于超级管理员账户,如果顾景盛获得的是完全体的成就的话,甚至可以操控整个[欢乐桌游],但现在就只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系统,比如帮不得不单打独斗的队友开个幸运值爆棚的外挂什么的。

    “嗡——”

    [发件人:欢乐桌游

    数据整合完毕,正式参与者08321-6可以随时启动[不完整的root]权限。

    祝您旅途愉快。]

    作者有话要说: 木有糖灵魂深处的混乱指的就是“爱”,对他来说,这是唯一能高于理智的事物。

    因为[乡间旅店的调查员]也是一个虚假与真实相混合的副本,所以在里面多加了一些对主线的暗示啦。

    1)

    “尸体的苍白与活人的生机,极具规则又极端的不规则,自律的理性混合了毫无根据的混乱”——第一百二十三章 。

    2)

    “慕友棠认真道:‘我希望可以帮助你受到运气的眷顾。’

    顾景盛笑道:‘那就祝林先生能够心想事成。’”——第一百三十三章 。

    3)

    慕友棠:“顾小姐似乎不喜欢把成功的可能寄托在运气上。”

    顾景盛看了他一眼,反问:“那慕先生呢?”

    慕友棠想了想,回答:“应该不算。”

    顾景盛否定了他的说法:“你依旧是在赌运气。”

    慕友棠从容道:“毕竟有些游戏在人选确定的情况下,就已经确定好了结局。”

    顾景盛目光微动,半晌后轻轻笑了一声。——第一百六十二章

    谢谢大家从开文以来的各种支持!没有你们的喜欢,我大概二三十万字就完结了(挠头)。

    番外更新时间不定,我现在的打算是写一点日常,不敢兴趣的童靴可以无视哈,大家也可以提一下自己想看些啥,我参考参考。

如果你对本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发站内短信给管理员。
网络小说最新章节和全集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一书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
101言情小说提供古代言情、现代言情、纯爱耽美、仙侠玄幻、科幻未来、悬疑鬼怪、游戏人生、百合GL等言情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和小说下载。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从桌游开始[无限]》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从桌游开始[无限]最新章节更新连载。